高適不放棄的人生:從乞丐到侯爺,唐代咸魚華麗翻身

唐天寶六載(747年),一句「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傳遍了大唐帝國的每一個角落。已經43歲的高適寫出這首《被董大》,其實不光是寫給朋友的,而是更像是寫給自己的。因為對于高適來說,不放棄的人生,成功可能遲到,但不會缺席!

公元704年,高適出生與官宦世家。爺爺高侃 「儉素自處,忠果有謀」,曾生擒突厥車鼻可汗,在邊疆屢立戰功,還有郡王的爵位,去世后賜謚號「威」,陪葬乾陵。 按理說,有這樣的家庭出身,高適人生的起點應該不低,但他的父親早逝,導致家境衰落不堪。

家道中落讓這個家庭唯一能給高適的就是文化教育,外帶遺傳一點兒他爺爺帶兵打仗的基因。 《舊唐書》記載高適:「少濩落,不事生業。家貧,客于梁宋,以求丐取給。」在宋城 飽嘗貧苦的高適 一度淪為乞丐,但他天性樂觀,志向遠大,堅信自己生來就是做大事的。

在想方設法填飽肚子以后,高適勤于練劍,刻苦讀書,而且「喜言王霸大略,務功名,尚節義。」開元十一年(公元723年),即將20歲的高適意氣風發,他滿懷著聞達于天下的野心來到長安,開始了逐夢之旅。

那時的高適以為自己滿腹才華,必能得到有識之士的賞識,可高適的此次長安之行,與另一位邊塞詩人岑參的際遇太過相似,一番奔走干謁,高適一無所獲。 正如他的《別韋參軍》一詩所提:「二十解書劍,西游長安城。舉頭望君門,屈指取公卿……」

求仕失敗的高適回了老家宋城,拿起鋤頭,過上了躬耕的讀書生活。 直到開元十八年(公元730年),大唐與契丹在邊境發生戰事沖突,高適聽聞后立即從宋城出發,一路游歷來到了邊疆,他先后投奔朔方節度副大使李禕、幽州節度使張守珪。

在邊疆晃悠了兩年多,高適一直試圖尋找建功立業的機會,但他從未在幕府謀得一官半職。 開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32歲的高適再次來到長安參加科舉考試。結果還是落第了,離開長安后,高適便開始了的流浪生涯。

開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有一個跟張守珪作戰的人,從塞外回來寫了一首《燕歌行》的詩,讓高適過目。他讀后感慨大唐邊疆戰守情況, 也寫了一首《燕歌行》:戰士軍前半死生,美人賬下猶歌舞。大漠窮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從此,他的詩名流傳越來越廣。

六年后,在寂寥的梁宋大地上,出現了三個偉大的身影:被玄宗下課的李白、科舉失敗的杜甫和屢戰屢敗的高適,三人一見如故,有喝不完的酒和論不完的詩。為了紀念這段游歷生活和三人之間的友誼,杜甫寫了一首《譴懷詩》:「兩公壯藻思,得我色敷腴。」但是他們三人誰也不會想到,十三年后李白和高適的友情之船那麼輕易就被推翻了。

唐天寶六載(747年),一次游歷中高適遇到了大樂師——董庭蘭,因為一些變故,他不得不遠走他鄉。 在這次久別重逢后,高適看到好朋友現在連酒錢都拿不出來,落魄的生活竟然過得和一事無成的自己一樣,不由悲傷,在分別時,寫下《別董大》為好友送別。

「千里黃云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高適寫給好友,也是寫給自己。45歲的高適,依然一事無成,但人生中最高層次的成熟,是中年時仍然銳氣不減。兩年后,高適在張九齡的弟弟張九皋推薦下,應試有道科中第,被授予封丘縣尉一職。

奮斗了大半生,高適才獲得了人生中的第一個鐵飯碗,但是工作時間長了,他發現自己除了送兵,就是下拜迎接長官、欺負老百姓....... 所以三年后,高適毫不猶豫地辭職,再一次去了長安游蕩。直到天寶十三載,公元754年,高適終于迎來了人生的轉機。

他被邊關將領——驍勇善戰的哥舒翰所看中,進入其幕府,并被任命為掌書記。 從這一天以后,高適進入了人生的快車道,他一路高歌猛進,平步青云,一發不可收拾。一年后,大唐爆發「安史之亂」,51歲的高適協助哥舒翰鎮守潼關,第二年隨唐玄宗逃到了四川,并受到重用。

後來高適參與了平定「永王之亂」,又參與了討伐安史叛軍,解救了睢陽之圍。在征戰沙場的日子里,他立下了不少軍功,不斷加官進爵。 61歲那年,高適迎來了人生中最高光的時刻,他被進封為渤海縣侯,他爺爺的光輝再次在他身上閃耀。

最終,他成了唐朝邊塞詩的大當家,成了馳騁沙場、平定一方的勇猛戰將。蹉跎半生,他終于實現了自己的理想!《舊唐書》上說:「有唐以來,詩人之達者,唯適而已。」 高適,用一生的經歷告訴我們:人生沒有太晚的開始,只要堅持,成功可能遲到,但不會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