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最歡喜的弟子——辯機:被腰斬的純情「和尚」

貞觀十九年(公元645年)正月二十四日,在印度取經達19 年之久的玄奘,載譽回到京城長安。 玄奘歸來的那一刻,朱雀大街上擠滿了追星的人群,每個人都想目睹這位傳奇人物的容貌,因為盛況空前,朝廷也動用京師治安衙司維持秩序。

此時的大唐經濟復蘇,文化繁榮,長安城沉浸在一片歡樂的海洋中,帝國的臣民迎來了大唐的第一個盛世的頂峰,也迎來了載譽歸來的圣僧玄奘。五月初,唐太宗恩典他入居長安城中條件最好的寺院——弘福寺譯經, 玄奘擔任「譯主」總負責,那天寺內匯聚了當時唐朝一眾的佛學才子,其中有一人是為——辯機。

公元619年,辯機出生在婺州(今浙江金華)的一個普通家庭。 根據辯機自己在《大唐西域記》記載的,他「少懷高蹈之節,容貌俊秀英颯,氣宇不凡」。不過,這位少年郎在15歲時就剃度出家,似乎看透了一切凡間的瑣事。

他千里奔赴長安,師從大總持寺著名的薩婆多部學者道岳,常駐長安西北的金城坊會昌寺。寺廟里的粗茶淡飯、清規戒律磨練了他的心智, 道岳法師的高深造詣、悉心教導奠定了他的根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辯機始終潛心鉆研佛法經文。

辯機一心向佛,在長安修行十一載。當得知玄奘法師歷經千辛萬苦從印度取回的珍貴佛經大多為梵語,需要被翻譯成漢字才能普度眾生時, 年僅26歲的辯機因精通佛理,能以諳解大小乘經論、為時輩所推的資格,被選入玄奘譯場,成為九名綴文大德之一。

辯機在玄奘譯場中擔任綴文譯出的經典計有《顯揚圣教論頌》1卷,《六門陀羅尼經》1卷,《佛地經》1卷,《天請問經》1卷;又參加譯出《瑜伽師地論》要典。 不過最令辯機聲名大噪的則是那冊世界不朽之名著——《大唐西域記》。

早在翻譯佛經工作開始之時,玄奘就應唐太宗的詔命,翻譯經文的同時也要日以繼夜地撰寫出其西行期間的親身經歷,還有關于中亞、南亞諸國的政治、歷史、物產、民族等真實情況。 當時唐太宗懷著開拓疆域的大志,所以急切需要了解西域及其以遠各地的國情。

在辯機排版整理的協助下,他們用了一年零二個月的時間,完成了12 卷、10 萬多字的《大唐西域記》,後來成為了大唐統御西域的指南。 一時之間,玄奘成為了太宗身邊的紅人,而辯機也深得玄奘歡喜,全國上下人人都知道了這個年輕有為的高僧。

如果人生的軌跡如此,辯機是順風順水的,師從高僧,又能為大名鼎鼎的玄奘法師做翻譯,還一同撰寫了地理史籍,真是佛門里的幸運兒。 但也正因為接了玄奘法師翻譯佛經的工作,讓辯機有了更多的自由。辯機的人生一路走高的同時,命運也為他安排了一場驚動長安的悲劇。

《新唐書》記載:「公主與遺愛獵,見而悅之,具賬其廬,與之亂。會御史劾盜,得浮屠辯機金寶神枕...「唐太宗將最寵愛的女兒高陽公主,嫁給了宰相房玄齡之子房遺愛,但兩人是沒有感情可言的。所以某天高陽公主與房遺愛外出打獵時,公主與辯機和尚相遇,隨后一見鐘情。

本來這一切滴水不漏,可辯機的住處卻被盜,高陽公主和高僧辯機私情得到物證寶枕,官府詳查之下,二人私情事發。《資治通鑒》記載「太宗怒,腰斬辯機,殺奴婢十馀人。」 如今因為沒有更為詳實的史料佐證,當時的辯機經歷了什麼,當時的長安城發生了什麼。但辯機的人生結局是腰斬以市。

人生沒有如果,少懷高蹈之節的辯機無法預料自己的人生終場。但慈恩寺的鐘聲知道,在未來的十多年里玄奘依舊在繼續他的修行,譯經,弘揚佛法。 如者寂然不動,來者遂而有感,這是玄奘的功課,也是佛陀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