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詩里最暖的三首冬日詩,治愈人心,驅散嚴寒,溫暖整個冬天

張小嫻說: 「我們都在追求溫度:食物的溫度,朋友的溫度,陽光的溫度。」

人在什麼時候最需要溫暖呢?自然的冬天,人生的冬天。

天寒地凍之時,渴望一杯熱茶,一個火爐;在人生的冬天,渴望有人陪伴,有話可說。

在詩詞中,冬天,亦是絕美的。宋詩里最溫暖的三首冬日詩,一杯熱茶、圍爐夜話,溫暖鉆到心里。

冬夜里,三兩好友,一杯熱茶,足以溫暖一冬。

《寒夜》

宋·杜耒

寒夜客來茶當酒,竹爐湯沸火初紅。

尋常一樣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冬天的夜里,本來是十分寒冷的。

忽然,朋友的到來,讓主人眼前一亮,有人相伴過冬,真是溫暖。

沒有酒,就在小火爐上煮上熱茶,權當是酒了吧!

火爐中的火苗開始紅了起來了,水在壺里沸騰著,屋子里暖烘烘的,詩人心里也暖烘烘的。

人生有一種溫暖,是看透世事,歷經磨難之后,還有一位好友能煮茗夜談。

電視劇《如懿傳》中就有這一幕。

如懿和海蘭是在潛邸時就結下深厚的情誼。

在深宮中,如懿曾冒雪解救海蘭,而海蘭曾自服朱砂,來解救如懿。

深宮之中,權力榮華,爭斗不止,沒有一片清靜之地。

而如懿和海蘭卻在波云詭譎的深宮中,看窗外雪飄,飲一杯熱茶。

當雪花在兩人面前飄落,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深宮中的一絲溫暖。

什麼是溫暖?在天寒地凍時,有人與你同飲一杯熱茶,圍爐夜話;在人生的冬天,有人與你一同前行,不懼風雪。

原來,冬日里最暖的,是和朋友共飲的一杯熱茶。

一座小屋,溫暖如春,一個貍奴,相互作伴,暖身又暖心

《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二首》

宋·陸游

風卷江湖雨暗村,四山聲作海濤翻。

溪柴火軟蠻氈暖,我與貍奴不出門。

被窩是天堂開在人間的分店,陸游應該特別贊成這一句。

這一年冬天,陸游86歲了,他閑居在山陰老家。

晚上風雪大作,天氣寒冷,陸游就著溪柴燒的小火取暖,將毛氈裹在身上。

溫暖的陸游撫摸著一旁的貓兒,說:我和我的貓兒都不愿意出門。

是啊,冬天時,沒有哪里比被窩里更暖和的了。

現代人愛極了這句詩。

平時為了工作,難得有空,這種閑適自在的狀態,誰看了也會心一笑,感覺溫暖吧!

被窩溫暖,小貓在打呼,暫時忘記工作和學習的煩惱,想睡多久睡多久。舒服死了。

無獨有偶,在金朝還有一位叫劉仲尹的詩人,在某一個冬日,書寫了和陸游一樣的心情。

詩名《不出》:

好詩讀罷倚團蒲,唧唧銅瓶沸地爐。

天氣稍寒吾不出,氍毹分坐與貍奴。

冬天里,倚著蒲團,閑閑地讀著詩書,銅瓶里的水沸騰了,唧唧地叫著,室內溫暖如春。

天氣有點冷,我就不出門了,與我的貓一起坐在地毯上,愜意又暢快。

嚴寒的冬日,有一處溫暖的小屋,有一只貓相伴。冷了,摸摸它的毛,悶了,逗他玩笑一下。

在寒冷的冬日里,不用取悅誰,只是靜靜地呆著,就足夠愜意溫暖了。

冬日陽光,融化堅冰,溫暖如春

《雪后晚晴四山皆青惟東山全白賦最愛東山晴后雪二絕句》

宋·楊萬里

只知逐勝忽忘寒,小立春風夕照間。

最愛東山晴后雪,軟紅光里涌銀山。

群山雪不到新晴,多作泥融少作冰。

最愛東山晴后雪,卻愁宜看不宜登。

世界上,最溫暖人的,是陽光,特別是冬日的陽光。

楊萬里最愛東山晴后的雪景。

與其他人不同,楊萬里是一個喜歡到處跑的人。

冬日天寒時,夕陽西下,他走到戶外,看到東山晴后的雪景,他十分歡喜,說那就像軟紅的光芒里涌來座座銀山啊!

歡喜沒多久,他又發愁了,雪景這般美好,可是,最難過的是只能看不能登覽啊!

冬日里,最溫暖的不止室內,還有室外那溫柔和煦的陽光。

冬日的陽光灑在臉上,溫暖從心中溢出。

我喜歡雪天有陽光的時候,我也想念小時候踩著雪的咯吱咯吱聲,當我們沉浸在雪中嬉戲時,什麼寒冷都消失不見了。

冬日的夜里,路上行人少了,我更愿意出去走走,尋找一份寧靜,尋找冬天的秘密,尋找生命的孤獨,尋找靈魂的自由。

如果你心中溫暖,又何懼風雪。如果你心中溫暖,雪也會變得可愛可親。

有人害怕冬天,太過寒冷,所以,才有冬日盼春歸。

事實上, 春華難得,夏葉難得,秋實難得,冬雪難得,生命中的每一天都很難得。

如果你能在冬日中找到屬于自己的溫暖,那麼,就算天寒地凍,依然無懼無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