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夔最經典的10首詩詞,暗香疏影,月冷千山,美到靈魂里

他是繼蘇軾之后的一位全才,

音樂、詩詞、書法,無一不精,

他一生未仕,漂泊江湖,直到終老,

他的詞超凡脫俗,飄然不群,猶如孤云野鶴。

他是「白石道人」姜夔。

《宋詞三百首》中共收錄了姜夔的17首詞,比蘇軾、李清照等詞人還多,其文學成就可見一斑。

姜夔是南宋詞人,他的詞清空高潔,語言靈動自然, 在世人眼中,姜夔的《疏影》、《暗香》是詠梅的絕唱,至今傳為名篇,事實上,他的佳作不可勝數。

詩詞君今天分享姜夔最經典的十首詩詞,一起體會姜夔詞中的清空之境吧!

1、最凄涼低婉的詞:《揚州慢·淮左名都》

《揚州慢·淮左名都》

淳熙丙申至日,予過維揚。夜雪初霽,薺麥彌望。入其城,則四顧蕭條,寒水自碧,暮色漸起,戍角悲吟。予懷愴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巖老人以為有《黍離》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處,解鞍少駐初程。過春風十里,盡薺麥青青。自胡馬窺江去后,廢池喬木,猶厭言兵。漸黃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賞,算而今重到須驚。縱豆蔻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 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

在世人眼中,揚州是江南繁盛之地,杜牧尤其鐘愛揚州,在此留下許多佳作。

可是,越美好的東西,越容易被摧毀。

宋室南渡后,金兵多次南下攻宋,紹興三十一年(1161),隆興二年(1164),揚州城成為戰場,被大肆破壞。

當年僅二十歲的姜夔來到揚州時,看到廢棄了的園林、荒涼的城市,凄涼不已。

他回想起幾百年前,杜牧曾在揚州,寫下許多美麗的詩作,可如果,他再次來到揚州,怕是任他才華再高妙,也寫不出深情的詩句了。

揚州的二十四橋還在,水依然清冷,寂靜無聲,橋邊的紅芍藥,又是在為誰開放呢?

昔日的揚州有多繁華,如今就有多荒涼,今昔對比,總是讓人格外傷懷。

今非昔比,時代落幕,總讓人意難平。

2、最沉痛深情的詞:《鷓鴣天·元夕有所夢》

《鷓鴣天·元夕有所夢》

肥水東流無盡期。當初不合種相思。

夢中未比丹青見,暗里忽驚山鳥啼。

春未綠,鬢先絲。人間別久不成悲。

誰教歲歲紅蓮夜,兩處沉吟各自知。

在姜夔心中,合肥是一個令人難以忘懷的地方。

在合肥,他遇到了一對姐妹。她們是歌女,彼時的姜夔人生失意,這一對姐妹多才多藝,她們陪姜夔游湖、登山,演唱著他的詞作,他們一起度過了非常好的時光。

姜夔更是對姐姐產生了別樣的情意,可彼時的姜夔,沒有功名,漂泊江湖,自己都無法自保,更無法完成對戀人的承諾。

姜夔在合肥留連多次,多年后的一個元宵節。他又一次回想起了曾經的戀人。

分別太久了,我已兩鬢斑白,慢慢的傷痛在時光里愈合。可是,每一年的元宵節,我依然會想你,這種感受,只有你知道吧!

多少年少時的愛戀,都埋在心底,成為痛苦的回憶。

如果下輩子還能遇見你,我希望我準備好了一切,與你永不分離。

3、最滄桑苦澀的詩:《姑蘇懷古》

《姑蘇懷古》

夜暗歸云繞柁牙,江涵星影鷺眠沙。

行人悵望蘇台柳,曾與吳王掃落花。

姑蘇,江南繁盛之地,曾是春秋時吳國的都城。

蘇州的風景肯定都是美的。

朦朧的月色中,云兒掠過云彩,江水靜靜地流著,星星映照在水中,隨著水波蕩漾,白鷺睡在沙灘上,安靜無聲。

多麼美的風景,可是想到歷史又讓人惆悵,行人呀,望著那蘇台上的柳樹,曾經,吳王宮里的人,拿它掃過落花吧!

朝代更迭,蘇台的春色依舊,只是望向蘇台柳的那一刻,有一些苦澀罷了。

江山永恒,可人事依舊滄桑。

4、最纏綿悱惻的詞:《琵琶仙·雙槳來時》

《琵琶仙·雙槳來時》

《吳都賦》云:「戶藏煙浦,家具畫船。」唯吳興為然。春游之盛,西湖未能過也。己酉歲,予與蕭時父載酒南郭,感遇成歌。

雙槳來時,有人似、舊曲桃根桃葉。歌扇輕約飛花,蛾眉正奇絕。春漸遠、汀洲自綠,更添了幾聲啼鴂。 十里揚州 ,三生杜牧,前事休說。

又還是、宮燭分煙,奈愁里、匆匆換時節。都把一襟芳思,與空階榆莢。千萬縷、藏鴉細柳,為玉尊、起舞回雪。想見西出陽關,故人初別。

姜夔對舊日的合肥女子一往情深,從這首詞可見一斑。

這一年,姜夔春日游湖,忽然,他發現畫船上有一個歌女像極了舊日的情人。

她正用團扇拂去飛花,眉目間楚楚動人。可姜夔知道,他與她,就像杜牧曾游揚州,都是前塵往事了。

春日時節,千絲萬縷的細柳飛舞回旋,想到當年與她分別的情景,就令人銷魂。

與你分別之后,每一個與你相似的人物、情景,都會勾起我的回憶。

5、最清虛騷雅的詞:《暗香·舊時月色》

《暗香·舊時月色

辛亥之冬,余載雪詣石湖。止既月,授簡索句,且征新聲,作此兩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妓隸習之,音節諧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江國,正寂寂,嘆寄與路遙,夜雪初積。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

1191年冬,姜夔在蘇州拜見范成大。

范成大久慕姜夔,向他征求詠梅的名句,姜夔新譜曲,寫下兩首詠梅絕唱《暗香·舊時月色》和《疏影·苔枝綴玉》。

有人評價姜夔詞:清空、騷雅。而這首《暗香·舊時月色》就是一首杰出的騷雅之作。

月光清寒,梅下吹笛,笛聲喚起了美人,和我一起攀折梅花,稀疏的梅花,清冷的幽香,散入筵席。

江南水鄉,一片靜寂,可路途太過遙遠,我何處寄相思呢。只能對著酒杯,看著梅花,空自流泣。記得我們攜手同賞梅花時,西湖一片澄碧,何時才能再次得見梅花的美麗呢?

梅花,就像一個佳人,曾經姜夔留下美好的回憶。

6、最空靈凄美的詞:《疏影·苔枝綴玉》

《疏影·苔枝綴玉》

辛亥之冬,余載雪詣石湖。止既月,授簡索句,且征新聲,作此兩曲,石湖把玩不已,使二妓肆習之,音節諧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苔枝綴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客里相逢,籬角黃昏,無言自倚修竹。昭君不慣胡沙遠,但暗憶、江南江北。 想佩環、月夜歸來,化作此花幽獨。

猶記深宮舊事,那人正睡里,飛近蛾綠。莫似春風,不管盈盈,早與安排金屋。還教一片隨波去,又卻怨、玉龍哀曲。等恁時、重覓幽香,已入小窗橫幅。

自古以來,寫梅花的詩詞數不勝數,而姜夔能寫出什麼新意呢?

于姜夔來說,梅花是相伴的朋友。

這是一枝古梅,上面綴著如玉的梅花,小小的翠鳥,棲息在上。每當我客居他鄉時,見到梅花,它靜靜地倚著修竹,默默孤獨。

梅花再美,最后依然會被春風吹落,它飄到江中,隨水流去。等你再想去尋找它時,它早已成為小窗之中橫掛的畫幅。

梅花的幽獨、梅花的清香、梅花的神韻,皆在其中,讀來,令人回味無窮。

有人說,姜夔寫梅就是在寫自己,自己就像那梅花,雖然飄泊,依然幽香。

人要經歷多少歲月,多少風雨,才能修成梅花高潔的品格呀。

7、最清綺幽峭的詞:《踏莎行·自沔東來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夢而作》

《踏莎行·自沔東來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夢而作》

燕燕輕盈,鶯鶯嬌軟,分明又向華胥見。

夜長爭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別后書辭,別時針線,離魂暗逐郎行遠。

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歸去無人管。

這又是一首懷念合肥戀人的佳作。

愛而深則夢,姜夔又夢到了戀人,他仿佛聽到他說:夜太長太寂寞了,你這薄情郎怎麼會知道呢?春天才剛開始,就早已被我的相思染遍了。

自從分別之后,令我思念不已,她的魂魄離了身體,隨著情郎走了好遠好遠。

我能想到,她就像那淮南的月亮,冷照千山,在冥冥中獨自歸去,也沒個人照管。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說,姜夔的詞,他最愛的只有「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歸去無人管。」這兩句。

靈魂無人照管,虧他怎麼想來。

8、最引人遐想的詞:《點絳唇·丁未冬過吳松作》

《點絳唇·丁未冬過吳松作》

燕雁無心,太湖西畔隨云去。

數峰清苦。商略黃昏雨。

第四橋邊,擬共天隨住。

今何許。憑闌懷古。殘柳參差舞。

吳江第四橋是唐代詩人陸龜蒙的故居,也是他的隱居之地。

姜夔路過此地,看著太湖愁苦而蕭瑟的孤峰,想到自己雖然精通詩詞書畫、音樂棋藝,卻一直漂泊江湖,仕進無路。

行到第四橋邊,想到陸龜蒙曾隱居在此,他也想寄情山水,過上隱逸的生活。

可傷感的是,他沒有陸龜蒙那樣的條件,可以買地建屋,實現寄情山水的愿望。

只能將情緒寄托在飛舞的柳條上,久久傷懷。

也許,并不是我們無法好好地實現我們的心愿,而是因為我們無法分出那麼多的精力,將所有的愿望都變成現實。

9、最憂時悲世的詞:《鷓鴣天·正月十一日觀燈》

《鷓鴣天·正月十一日觀燈》

巷陌風光縱賞時。籠紗未出馬先嘶。

白頭居士無呵殿,只有乘肩小女隨。

花滿市,月侵衣。少年情事老來悲。

沙河塘上春寒淺,看了游人緩緩歸。

南宋時,在元夕前幾天,就開始了賞燈會。

姜夔也出來觀賞,他不像豪富人家,出門車馬相隨,排場甚大,他只帶著小女兒就出門了。

滿街的花燈璀璨,月光照著衣裳,少年時喜歡的節日歡樂的氣氛,到老了原來這麼悲傷。

河塘旁,春寒侵體,看了游人,他緩緩地朝家里走。

是啊,多少年少時喜歡的節日、場景,經過歲月的滄桑后,都變成了傷感。

10、最悠然輕松的詩:《過垂虹》

《過垂虹》

自作新詞韻最嬌,小紅低唱我吹簫。

曲終過盡松陵路,回首煙波十四橋。

在友人的介紹下,姜夔認識了文壇大佬范成大。

​范成大向姜夔求取梅花句,姜夔寫下《暗香》、《疏影》篇詠梅佳作,范成大非常喜歡,叫歌姬整日演唱,并將歌女小紅送給了他。

告別范成大,姜夔踏上歸程,經過垂虹時,他寫下此詩。

寫了韻律上佳的新詞,小紅低唱,我在一旁吹簫。一曲終了,小船走過了松陵路,回首看去,煙波輕盈,還有那一座座石橋。

此時的姜夔是非常悠然的吧,受到文壇大佬范成大的賞識,他的心就如同那輕盈的小船,緩緩地行過石橋。

生活不會一直苛待你,也許,在極致絕望的時候,還會有一縷光,給你堅持下去的力量 。

姜夔一生布衣,是一個全才,晚年卻生活困頓,六十歲時還要到處奔波,最后,他終老于杭州。

人生是一個不斷受傷和自愈的過程,我們總要自己治愈自己,然后,勇敢面對未來的生活。

愿你的人生,在困頓中依然有治愈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