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皇帝,他是個笑話,做詞人,他是個神話

在古時,皇帝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許多人,為了登上皇位,不惜謀害父親兄弟。

清代康熙朝的「九子奪嫡」,掀起的血雨腥風,現代人想來,依然不寒而栗。

歷史中,有一個很另類的皇子,他不想當皇帝,他只想當一個漁夫。

他叫李煜。

對于李煜來說,他最幸福的時光,屬于李從嘉。

南唐升元二年(937年),這是一個乞巧節。

金陵城中,很是熱鬧。

一個新生兒降臨在一座富麗堂皇的府邸。

府中的主人是南唐吳王李景通,這是他的第六個兒子。

七夕佳節,得了個聰慧的兒子,李景通非常高興,他給孩子取名: 從嘉。

愿他諸事如意,一切從「嘉」。

李從嘉,就是李煜。

這一生,即使不當皇帝,也一定能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

南唐升元七年(943年),李煜七歲,爺爺李昪[biàn]去世,父親李景通繼承了皇位,改名李璟,是為南唐中主。

李煜搖身一變,成為六皇子。

還沒來得及高興,李煜卻見識到了皇家奪權的血腥。

總有人用猜忌、懷疑的眼神看他。

那個人叫李弘冀,是他的大哥,是李璟的長子,南唐的皇位本屬于他。

李弘冀也這樣認為。

可他從小看李煜不順眼,不為什麼,就是因為弟弟有「帝王之相」。

史書上記載李煜相貌: 豐額駢齒,一目重瞳子。

闊額、豐頰、駢齒、重瞳的相貌,令李弘冀很是緊張。

要知道,項羽就是重瞳。而古人認為,駢齒是圣人之像。

李弘冀不自覺地將李煜視為敵人。

為了擺脫哥哥的猜忌, 從少年時代開始,李煜就醉心于文學和書畫,視功名利祿為身外之物。

對于軍國大事,更是退避三舍。

他寫道: 思追巢許之余塵,遠慕夷齊之高義。

他向往巢父、許由那樣的隱士生活,夢想當個逍遙王公,自在度過余生。

一天,畫家衛賢繪制了一幅《春江釣叟圖》,來找李煜題詩。

畫中的漁父身處山水之間,自在而曠達,李煜欣然提筆,寫下兩首《漁父》詞:

其一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無言一隊春。

一壺酒,一竿綸,快活如儂有幾人。

其二

一棹春風一葉舟,一綸繭縷一輕鉤。

花滿渚,酒滿甌,萬頃波中得自由。

他暢想著擺脫人間煩惱,徜徉在山水中,如漁父般自由。

李煜甚至想皈依佛門,過清心寡欲的生活。

長時間浸潤在文學書畫中,李煜打從心里愛上了文學。他寫書法,賞書畫,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954年,18歲的李煜結婚了,娶了開國大臣周宗的女兒周娥皇為妻。

周娥皇是個文藝少女,喜愛音樂、舞蹈,和李煜的愛好不謀而合。

兩人終日歌舞填詞,日子過得如神仙一般。

朝堂上的變局,已經不能吸引李煜的注意。

李煜結婚兩年后,南唐迎來了危機。

南唐保大十四年(956年),后周進攻南唐廣陵,吳越進攻常州,情勢危急。

李弘冀鎮守潤州,比李煜年長六歲,十六歲就被封燕王,打仗是一把好手。

他大膽起用吳越人柴克宏為大將,奮力殺敵,擊退了強敵,取得常州大捷。

這一仗,人人都見識到了李弘冀英勇、有膽略和智慧。

經此一役,李弘冀被立為太子。

人站的越高,越容易得意。

當上了太子,參與了政事,李弘冀卻經常一意孤行,違背李璟的旨意。

皇帝很生氣,后果很嚴重。

有一次,李璟操起馬球杖打他,還揚言: 這個皇位,我要傳給我的兄弟。

李弘冀緊張了。

李璟有一個弟弟,叫李景遂,他曾被立為皇太弟。

李璟曾有意將皇位傳給自己的弟弟。

后來,李弘冀立有軍功,李景遂堅決辭讓了皇太弟,李弘冀才成為了太子。

如今,眼見著叔叔會成為自己登位的阻礙。

做事狠決的李弘冀,陰謀毒死了叔叔李景遂。

古人說:害人終害己。

據說,李弘冀謀害了親叔叔后,每天做噩夢,最終一命嗚呼。

自此,李煜上面的五個兄弟,都去世了,李煜進入了李璟的視線。

他很滿意,李煜一直無心爭奪皇位,沒有激進之心,最利于守成。

如此看來,李煜妥妥的天選之子。

李璟將南唐交到李煜的手中,李煜被立為太子。

沒有人問李煜愿意不愿意,他的愿意與否也不會改變這個決定。

北宋建隆二年(961年),李璟去世,李從嘉成為南唐國主,史稱后主。

剛剛即位,改名李煜,定重光。

煜,意思著光明永照。

李煜也希望南唐能蒸蒸日上,光明永照 。

可身處亂世之中的南唐,這注定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南唐立國三十九年,前后經歷三個國君:烈祖李昪,中主李璟,后主李煜。

論文學才華,一代勝過一代;論治國業績,則一代不如一代。

李璟去世,留給李煜的,是一個國力式微的山河。

彼時,中國分裂成十幾個小王國,征伐不斷。

地處江南富庶之地的南唐,總是成為待宰的羔羊,生存環境一直被擠壓。

保大十三年,后周世宗柴榮親征南唐,唐軍一潰千里,淮河水軍全軍覆沒。

為了保住半壁江山,南唐劃江為界,將光州等十四州割讓給后周。

李璟向后周稱臣,主動削去帝號,稱「江南國主」。

如此一來,南唐又得十年安寧。

柴榮去世后,趙匡胤黃袍加身稱帝,取代后周,建立宋朝。

李璟又馬上獻上金銀,表示對宋的臣服。

961年,李璟去世,李煜成為南唐國主。

和父親一樣,李煜也只是想安穩度過余生。

他情愿一輩子當一個江南國主,寫詩作畫而已。

可是,天下時局大變,北邊的趙匡胤雄心勃勃,統一的大勢,銳不可擋。

偏安一隅的南唐,要想守成,需要一個英雄果敢的君主。

李煜顯然不是雄主。

可歷史卻將他推到了南唐國主的位置上,也許,從一開始,就注定了悲劇。

南唐,注定逃不過。

這一天,終于來了。

宋開寶七年(974年)九月,趙匡胤發兵10萬進攻南唐,第二年三月,宋軍攻至金陵城下,金陵城破,李煜上表投降。

古城金陵,見證了太多的亡國之君。

吳國孫皓、陳國陳叔寶,如今,輪到了南唐李煜。

和幾百名南唐貴族一起,李煜被帶到了北宋都城汴京。

趙匡胤沒有殺他,將他囚禁了起來。

一朝為天子,如今成為階下囚,巨大的人生落差,讓李煜有著非常人的體驗。

他悲憤、痛苦,無處訴說,詞成了他的發泄口。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

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

多少恨,昨夜夢魂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心事莫將和淚滴,鳳笙休向月明吹,腸斷更無疑。

江南國主李煜死了,千古詞帝李煜活了。

李煜被俘兩年后,就去世了。

在這兩年間,他寫下的詩詞,勝過江南國主時的幾乎所有。

無人不罵李煜是一個昏君,無人不贊他是一個卓絕的詞人。

清代學者郭麐: 作個才子真絕代,可憐薄命作君王。(《南唐雜詠》)

王國維說: 詞至李后主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

在李煜之前,詞多是歌伎優伶所唱之曲,主題多是春花秋月,離愁別緒。

君不見一本《花間詞》,美則美矣,卻鮮有令人共鳴的千古佳作。

亡國后,李煜填詞,融入了國破家亡之愁情,寫物是人非、時事易變的無奈,感人肺腑,有著人類悲憫的深刻性和普遍性。

詞本是歌舞唱曲之作,逐漸成為與詩并稱的言志抒情的載體。

宋代之后,詞不再局限于風花雪月,有了豪放詞,有了言志詞,有了感懷人生之絕唱。

有人說, 如果李煜不經歷亡國之痛,沒有切膚之痛,那些千古卓絕的詞作,也不會存在吧。

真有這個可能。

所以,后人說: 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

978年的七夕,李煜的生命走到了盡頭。

據說,趙匡義送來了毒酒。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李煜夢回江南,曾經,他那麼渴望縱情山水,當一個漁翁。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回想過往,如果人生能重來……

如果自己沒有生在帝王家,是不是能夠做一個漁翁,安穩度過一生;

如果自己沒有成為皇帝,是否會成為一個逍遙王公,賞書看畫過一生;

如果自己勵精圖治,做一個好皇帝,是否能躲過亡國屈辱的命運;

如果……

可是,人生沒有如果,即使人生如你所愿,沒有生在帝王家,命運也會有新的難題給你。

人生實難,命運不知道會發給你怎樣的牌,我們唯有努力去打好它。

每個人都沒得選擇,但還好,我們可以努力過好這一生,即使遇見太多悲涼,即使前路茫茫。

不必羨慕他人,過好自己的一生,已經是人生的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