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洋上的明珠」的斯里蘭卡,古稱「錫蘭」,曾被殖民450年

「千重風光,萬種谷物」,「花團錦簇,鮮果之邦」,這是斯里蘭卡國歌中的詞句。這個國家有「印度洋上的明珠」的美稱,其第一大城市科倫坡更是有「東方的十字路口」之譽,但無奈從2019年到現在,斯里蘭卡幾乎都是從悲傷中度過的。

攤開世界地圖,目光聚焦到印度海岸線的東南側,就會發現一處如水滴般的島嶼,那里就是有名的旅游圣地,歷史悠久、文化燦爛的熱帶島國斯里蘭卡。

斯里蘭卡,古稱「錫蘭」,英語「Ceylon」,是阿拉伯語「獅子」的意思,在中國史書中,斯里蘭卡更是還有「獅子國」的說法。現在也能在斯里蘭卡國旗和國徽上看到獅子的圖案。今天這座島嶼自稱是梵語「蘭卡」,意思是「島」的意思。

這座島嶼面積6.5萬平方公里,2144萬人。整個島看起來像一只梨或是一滴水,固被稱作「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淚」。 斯里蘭卡和印度半島南端隔著保克海峽,最窄的地方只有32公里,甚至枯水期可以供人步行通過。

在印度,人們稱呼枯水期的島鏈叫做「羅摩橋」,但斯里蘭卡人不喜歡這樣的稱呼,但也顯示出斯里蘭卡自古就和印度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公元前300年—前200年的印度史詩《羅摩衍那》中,便已經有了斯里蘭卡的記載,在當時就以「蘭卡」(Lanka)出現。根據僧伽羅人在公元6世紀成書的《大史》所言,斯里蘭卡主體民族僧伽羅人的祖先維阇耶王子,是北印度公主和獅子通婚后的后裔。

僧伽羅人更傾向于認為自己祖先起源于印度北部。公元前14世紀左右,雅利安人開始進入印度北部。 經過若干年的遷徙,這些雅利安人進一步南遷到斯里蘭卡,并和本土居民不斷融合,形成了日后僧伽羅人祖先。

公元前247年,統一北印度的孔雀王朝雄主、佛教徒阿育王,開始積極對外傳播佛教文明。 據《大史》記載,阿育王派遣的傳教僧團給斯里蘭卡統治者帶去了佛陀的圣物。就此,僧伽羅人迅速皈依了佛教。

今天僧伽羅人仍然占斯里蘭卡島上居民的74%之多,且90%是佛教徒,仍然保持著千年佛教信仰。佛教在斯里蘭卡文化、政體上至今仍然發揮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據記載,西漢時期中國的船隊已經到達了斯里蘭卡 。公元4世紀,中國東晉時期著名高僧法顯來到印度求佛法,意外來到了斯里蘭卡,將它記錄在自己的《佛國記》中,法顯寫道:

「其國本無人民,止有鬼神及龍居之,諸國商人共市易,市易時鬼神不自現身,但出寶物題其價值。商人則依價值直取物。因商人來往如故,諸國人聞其土樂,悉亦復來。于是遂成大國。」

阿拉伯帝國崛起后,穆斯林群體也來到了這一地帶傳教、經商,使得當時的斯里蘭卡是印度洋上重要的貿易中心,寶石、肉桂以及其他香料等產品都是當時斯里蘭卡重要的出口品。

在當時阿拉伯人不但幾乎壟斷了印度洋和東南亞的貿易,而且中國東南沿海廣州、泉州等大商港也有不少阿拉伯商人往來。 阿拉伯語中,這個島名為「Sirandib」(錫蘭)。在宋人趙汝適、明人馬歡筆下,「錫蘭」的音譯逐漸取代了「獅子國」的意譯。

印度人除了給斯里蘭卡帶去佛教,還有泰米爾人的侵略。從公元8世紀開始,信奉佛教的僧伽羅人和信奉印度教的泰米爾人沖突已經到達了最高點,泰米爾人在宣揚印度教的同時,壓迫佛教徒,僧伽羅人一次次起來反抗。

兩個民族經過了數百年的戰爭,誰都消滅不了誰,泰米爾人成功在斯里蘭卡北部站穩了腳跟,并帶來了獨特的印度教文明,與島嶼中南部的僧伽羅文化相抗衡, 甚至分裂成了七個政權,一直無法形成統一的國家,直到西方殖民者的到來。

15世紀末,葡萄牙航海家達伽馬開辟了經好望角通往印度的新航線,使得葡萄牙人能夠直接在印度洋周邊地區和阿拉伯人爭奪貿易控制權。 公元1505年,葡萄牙人在斯里蘭卡西部登陸,葡萄牙商人在軍艦的護衛下趕走了阿拉伯商人,壟斷了斯里蘭卡的香料貿易。

同時,葡萄牙人在斯里蘭卡的西岸邊一處,發現此地適合建造良港,于是便興建了一個城市——科倫坡,就是今天斯里蘭卡的首都。

除此之外,葡萄牙人還帶來了一種新的宗教——天主教。改變信仰,在執行過程中遇到了很大的阻力, 因此僧伽羅人開始進行了有力的抵抗。

就在葡萄牙積極經營東方貿易的同時,后來居上的荷蘭也不甘示弱。公元1602年,荷蘭人偷偷和內陸的僧伽羅人建立了聯系,密謀共同推翻葡萄牙人的統治。 17世紀上半葉,葡萄牙人在以荷蘭為代表的其他列強的介入下,逐步失去了在斯里蘭卡的優勢地位,并退出全島。

荷蘭人吸取了葡萄牙人的教訓,在管理政策和宗教傳播等方面要比葡萄牙人寬松很多。另外,荷蘭人并不像葡萄牙人那樣只顧著賺錢,而是投入了一定的人力物力建設斯里蘭卡。

不過,荷蘭人畢竟是外來的殖民者,和原住民之間的關系遠談不上融洽。 再后來,英國人來了,這個歐洲的后起之秀,依靠工業革命迅速積累了巨額財富,一躍成為新的世界霸主。

公元1795年,英國開始入侵斯里蘭卡,用了一年時間,占領了全島的海岸部分,荷蘭人僅被英國人用了一年就趕出了島嶼。 1802年,英法荷等國正式簽訂《亞眠條約》,斯里蘭卡從此正式淪為英國直屬殖民地。

斯里蘭卡沿襲了過去名稱錫蘭(Ceylon),并由英國國王兼任錫蘭國王,成為英國王室財產的一部分。斯里蘭卡在分裂了將近1000年后再次統一在了同一個統治者手下。

隨著英國權威在斯里蘭卡的確立,斯里蘭卡的傳統社會文化便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沖擊。英語很快取代僧伽羅語成為斯里蘭卡各個領域的通用語言。皈依基督教、能說英語的斯里蘭卡人往往能獲得更多利益。

與此同時,英國人為了推廣種植園經濟,還從南印度引進了大量泰米爾人,并通過扶持泰米爾人勢力的方式制衡僧伽羅人。 英國的這番操作,無疑給兩大族群制造了潛在的摩擦。事實上,英國人一直都很善于利用這一點。

在統治斯里蘭卡的初期,英國人曾經引進過咖啡和橡膠,因為病蟲害等原因都失敗了。1870年英國人試著引入茶樹,沒想到大獲成功。 在英國的推動下,「錫蘭紅茶」作為斯里蘭卡的特產,也作為該島的名片而傳播到了世界各地。

1890年,出生在英格蘭格拉斯哥湯姆斯·立頓飄洋過海來到斯里蘭卡, 憑借著「從茶園到茶杯」的廣告語在斯里蘭卡大量收購紅茶園,他的「立頓紅茶」賣遍了全世界。僅在1893年芝加哥世界博覽會上,立頓就賣出100萬包茶,帶著紅色盾牌的標志漸漸在全球傳播。

20世紀中葉,甘地和真納領導的獨立運動先后造成了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成立。1948年,被英國統治了一百多年的斯里蘭卡獨立。 為了區別「英屬錫蘭」這個名字、提高民族意識,領導人使用了梵文中的「Lanka(蘭卡)」一詞來命名自己的祖國。

1952年,「Sri(斯里)」也被新興的「斯里蘭卡自由黨」所引用,并作為「蘭卡」一詞的前綴。「斯里」和「蘭卡」兩詞合稱在僧伽羅語中意為「光明燦爛之地」。

馬克·吐溫曾在《赤道環游記》中這樣描述斯里蘭卡: 「令人發暈的氣息、不知名的花香、忽然降臨的傾盆大雨、忽而又陽光普照、又喜氣洋洋,在遙遠的叢林深處和群山之中,有古老的廢墟和破敗的廟宇……」

如今,這個人口2200萬的印度洋島國正在目睹一場全國性的災難,令世人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