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首唯美山水田園詩,和風細雨,炊煙裊裊,美到心醉

在城市里待久了,越來越羨慕田園生活。

鄉野田間、白云飛鳥、雞鳴蟲叫、裊裊炊煙……時光不緊不慢,生活無聒無噪,這大概是最令人向往的生活了。

也許,對你來說,田園生活還在遠方,那麼,不如來讀一讀詩詞,在詩詞中,尋找久違的田園之美。

10首必讀山水田園詩,美到心醉,看看你最喜歡哪一首?

夕陽西下,悠然歸來

《渭川田家》

唐·王維

斜陽照墟落,窮巷牛羊歸。

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荊扉。

雉雊麥苗秀,蠶眠桑葉稀。

田夫荷鋤至,相見語依依。

即此羨閑逸,悵然吟式微。

當夕陽的余暉灑向鄉村時,農夫們三三兩兩扛著鋤頭歸來,在田間小道上偶然相遇,絮絮地說著話,那麼親切。

一位老爺爺,靠著柴門緊張的等候著,放牛的小孫兒還沒回家呢?

王維是那麼羨慕鄉村生活,因為表面風光的一些人也未必有農家的愜意。

與友對飲,閑談農務

《過故人莊》

唐·孟浩然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

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

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鄉村的人,總是特別熱情。孟浩然受邀到一戶農家做客。

翠綠的樹林圍繞著村落,青山橫斜在城郭外。推開窗戶正對著農家的打谷場,孟浩然與友人共飲美酒,閑談著農務,是那麼自在。

人的身心,便在這樣的敞圃之中,獲得一份自在的饜足,如池中魚,如堂前風,如天上月,自在隨心,明凈隨意。

風景無限,狗吠雞鳴

《南鄉子·秋暮村居》

清·納蘭性德

紅葉滿寒溪,一路空山萬木齊。

試上小樓極目望,高低。

一片煙籠十里陂。

吠犬雜鳴雞,燈火熒熒歸路迷。

乍逐橫山時近遠,東西。

家在寒林獨掩扉。

納蘭容若一路行來,也被鄉村的風景迷住:寒冷的溪流上飄滿紅色落葉,一路上山林寂靜無人,樹木整齊劃一。

狗吠聲夾雜著雞鳴,燈光閃爍,找不到回去的路,他沿山而行,知道家呀,就在那林木深處,正掩著門的就是。

走在田野間,等一場夕陽西下,仿佛時間都變慢了。

躬耕田畝,怡然自得

《歸園田居(其三)》

晉·陶淵明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 但使愿無違。

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陶淵明,決然地返回家園,心甘情愿地扛起了鋤頭,辛勤地躬耕壟畝。

清晨早起下地鏟除雜草,夜幕降臨披著月光才回家。山徑狹窄草木叢生,夜間露水沾濕了我的衣裳。

即便勞累,陶淵明依然覺得這才是自己最想要的生活。

秧苗青青,白鷺飛翔

《橫溪堂春曉》

宋·虞似良

一把青秧趁手青,輕煙漠漠雨冥冥。

東風染盡三千頃,白鷺飛來無處停。

天上細雨霏霏,地上綠茵一片,農民們正在彎著腰插秧,田野上白鷺飛翔,這就是詩人描繪的一幅江南田園風光圖。

大地好像用綠色染過似的,到處都充滿了無限的生機,白鷺飛來,望著那無涯的青翠,竟找不到落腳的地。

無事之時,到鄉村田園中,看一看那青青的麥苗,心中會充滿希望。

雨過天晴,空氣清新

《新晴野望》

唐·王維

新晴原野曠,極目無氛垢。

郭門臨渡頭,村樹連溪口。

白水明田外,碧峰出山后。

農月無閑人,傾家事南畝。

初夏的鄉村,雨過天晴,放眼望去,經過雨水的洗刷,空氣中沒有一絲灰塵,空氣那麼明凈清新。

田野外面,銀白色的河水泛起粼粼波光,因為雨后水漲,晴日輝映,比平時顯得明亮。如此美景之下,農人們正辛苦在田間忙碌著。

勞動是田園中最美的風景。

花果飄香,胡蝶翩翩

《四時田園雜興·其二十五》

宋·范成大

梅子金黃杏子肥,麥花雪白菜花稀。

日長籬落無人過,惟有蜻蜓蛺蝶飛。

初夏的田園,有花有果,生機盎然。

一樹樹梅子變得金黃,杏子也越長越大了;蕎麥花一片雪白,油菜花倒顯得稀稀落落。白天長了,籬笆的影子隨著太陽的升高變得越來越短,沒有人經過;只有胡蝶和蜻蜓繞著籬笆飛來飛去。

誰沒有在鄉村摘過果子呢?誰沒在田園追過胡蝶呢?童年的愜意生活,都和田園鄉村中。

棗花飄落,繅車聲響

《浣溪沙》

宋·蘇軾

簌簌衣巾落棗花,村南村北響繅車。

牛衣古柳賣黃瓜。

酒困路長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

敲門試問野人家。

走在鄉間的路上,棗花紛紛飄舞,飛落在詞人的衣巾之上,村南村北響起了繅車的聲音,這是豐收的象征,更添喜悅。

走在路上,不知不覺口都渴了,便走近路旁的人家,敲門討杯茶喝。

快討一碗茶來吃吧,解一解游子的饑渴,那入喉的溫柔,讓你心頭一熱,正是家的感覺。

花開燕歸,生機勃勃

《春中田園作》

唐·王維

屋上春鳩鳴,村邊杏花白。

持斧伐遠揚,荷鋤覘泉脈。

歸燕識故巢,舊人看新歷。

臨觴忽不御,惆悵遠行客。

田園的春天,總是格外的熱鬧。

春天來了,斑鳩在屋上不停地鳴叫,村中的杏花也爭先開放。燕子回來了,在房梁上呢喃地叫著,

春天來了,農民是閑不住的,他拿起斧子,整理桑樹那長長的枝條,查看地下的泉水。

對山水田園的依戀是不是人類永遠的鄉愁。

和風垂柳,細雨池塘

《村行》

唐·杜牧

春半南陽西,柔桑過村塢。

娉娉垂柳風,點點回塘雨。

蓑唱牧牛兒,籬窺茜裙女。

半濕解征衫,主人饋雞黍。

這是一幅美麗的農村風景畫。仲春季節,南陽之西,一派大好春光。

和風吹拂著依依垂柳,點點細雨滴在曲折的池塘上。披著蓑衣的牧童正在唱歌,穿著紅裙的少女隔著籬笆偷偷張望。我走進農家脫下半濕的衣裳,主人擺出豐盛的飯菜招待我。

田園里,不僅風景美,鄉親父老的熱情,更讓人覺得溫暖。

生活在山水田園里的也許感覺不到風景,但那是多少人心向往之的牧歌。

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生活在田園。只能借助詩詞來體會田園的美好。

事實上,最美的田園生活在心里。如果你心中閑適,如花開一般,那麼,人生何處不是桃花源。

愿每個人都能找到心中的桃花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