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三百首》里最經典的三首冬雪詩,唯美而溫暖,治愈整個冬天

仿佛在一瞬之間,四季又完成了一個輪回。

看過秋天斑斕的紅葉,迎來冬日飛揚的小雪。雪是冬日的精靈,伴著喜悅或憂傷,飄灑到人間。

雪,和詩詞最配了,潔白的雪,配上唯美的詩詞,浪漫而富有詩意。

《唐詩三百首》里最經典的三首冬雪詩,全是千古名作,一定要讀一次。

在蒼茫的人間,還有人記掛著你,足以溫暖一冬。

《子夜吳歌·冬歌》

唐·李白

明朝驛使發,一夜絮征袍。

素手抽針冷,那堪把剪刀。

裁縫寄遠道,幾日到臨洮。

冬天最溫暖的,是有人惦記。

明天驛使就要出發了,思婦連夜趕制為丈夫趕制棉衣。寒冷的冬夜里,抽針都覺得冷到不行,更何況拿起冰冷的剪刀呢?

謝天謝地,一天一夜終于將衣服趕了出來,交給驛使,心里又犯起了嘀咕:你什麼時候才能到臨洮呀?衣服什麼時候能交到我丈夫手中,讓他不再受凍呀?

有一種溫暖是人雖遠,心卻近。每每讀到這首詩,都覺得很溫暖。

朱自清也有溫暖的冬日體驗。

在台州時,朱自清與妻子三個孩子住在一起,寒冷的冬夜里,朱自清頂著寒風回家。

走到門口,只見妻子和三個孩子并排坐在樓下廚房里,看著朱自清笑,那一刻的微笑,消解了冬日的所有嚴寒。

外邊雖老是冬天,家里卻老是春天。外面是冬天,心里卻是春天。

在冬日里,有一種溫暖,叫有人惦記。

什麼是幸福?是冬日里,妻子為你披上的一件衣;是冬日里,孩子為你送來的一杯熱茶……是寒冷冬日里,最真誠的惦記。

在茫茫天地間,你知道遠方有一個人在時刻思念著你,當你仰頭看天時,也會覺得溫暖。

不管四季如何更替,生命總有恒常的溫暖。心中有暖陽,處處是春天。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唐·岑參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散入珠簾濕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

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著。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云慘淡萬里凝。

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

輪台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每次讀到「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時,恍如在溫暖明媚的春日。

事實上,這是一首寫冬雪的名句。

寫下這首詩時,岑參在西北邊疆,那里的冬天,是出了名的苦寒,讓人難以忍受。

可是,岑參一覺醒來,看到滿世界的大雪,卻欣喜地說:仿佛一夜之間春風吹來,樹上有如梨花競相開放。

在岑參眼中,冬日的風景,如春日一般。

只要心中如春暖,冬日寒意奈我何?只要我心溫暖,冬日也如明媚春日。

有這樣一個故事,兩個秀才,趕考途中遇見棺材,一個秀才捶胸頓足:完了,太晦氣了!看來,這次進京白跑一趟了。果然,名落孫山。

另一個秀才卻說,太好了:棺材棺材,當官又發財呀,這次一定鴻運當頭。后來,開榜之日,果然一舉及第。

溫暖與否,取決于你看待事物的態度。

如果一個人,在極致嚴寒的冬日,依然心如春天;面對人生困境時,依然有大笑的勇氣,那麼,人生,處處皆溫暖。

冬天有寒風呼嘯的冷,也有紅泥火爐的暖,找一個雪天,與三兩好友把酒言歡,小醉微醺或者酩酊大醉,都能一夢千秋。

《問劉十九》

唐·白居易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有人說,這是最溫暖的冬日詩。

外面寒風飄飄,室內溫暖如春。

白居易看看新釀的酒,酒上已經浮起了綠色的泡沫,這是釀好的標志。室內生著火爐,紅紅的焰火,散發著溫暖。

眼看著,天色晚了,就要下雪了,白居易想起了劉十九,不如約一局。

他寫下此詩:寒冬黃昏,大雪欲落,我已備好新釀米酒,酒香四溢,精致的紅泥小火爐恣意燃燒,屋內溫暖如春。就等你來圍爐夜話。

誰也不知道他的朋友有沒有來,誰也不知道最后的酒有沒有喝,然而寧靜的時光留下來了,等待友人的愉悅欣喜的心情留了下來!于是就有了這一首治愈人心的詩句!

不論何時,如果有朋友在旁,那麼,就會感受到溫暖。

正如古龍所說:

在夜雨瀟瀟,夜半無人,和三五好友,提一瓶大家都喜歡喝的酒,找一個還沒有打烊的小館子,吃兩樣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的小菜,大家天南地北的一聊,就算是胡說八道,也沒有人生氣,然后大家扶醉而歸,明天早上也許連自己說過什麼話都忘了,但是那種酒后的豪情和快樂,卻是永遠忘不了的。

冬日里,有一個火爐,有一壺酒,有一個隨叫隨到的朋友,豈非已是最溫暖的事。

溫暖我們的,不止是酒,還有朋友。

誰說冬天是寒冷的?朋友的一句問候似春風拂面;誰說冬天是蕭瑟的?有情的地方總是四季如春。

即使是在嚴寒的冬日,溫暖依然隨處可見。

只要你的心中還種著一顆春的種子,只要你的心里,還有一絲暖意,那麼,人生處處皆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