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晚上被凍醒,寫下一首夜雪詩,短短20個字,成為詠雪絕唱

冬天到了,下雪了。

望著飄飛的大雪,許多人腦海中浮現的第一首詩,就是白居易的《問劉十九》: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熱酒、火爐,雖是雪天,卻溫暖至極。

你知道嗎?

白居易還有一首五言絕句,與《問劉十九》恰恰相反的是,同是寫冬日夜雪,《問劉十九》溫暖至極,而另一首卻凄冷至極。

詩名《夜雪》。

《夜雪》

已訝衾枕冷,復見窗戶明。

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被子冰涼,白居易很訝異: 今夜怎麼這麼冷呀?

抬起頭來,看到窗外特別明亮,恍然大悟:肯定是下雪了。

夜深了,雪肯定越來越大了。時不時,還可以聽到雪壓斷竹子的聲音。

在唐詩宋詞中,寫雪的詩詞數不勝數,但小七卻最鐘愛這首小詩。

全詩短短20個字,沒有大筆墨的寫雪之美,描述雪的形態,可每一句都是雪最好的表達。

已訝衾枕冷,復見窗戶明

枕頭和被子都異常冰涼,白居易半夜醒來,再看窗外,雪反射月光而形成的明亮,讓他驚訝:原來下雪了。

」衾枕冷「是從觸覺寫雪,「窗戶明」是從視覺寫雪。

也許白居易是被凍醒的,因為這夜的雪實在太大了。

雪的寒氣侵襲到房間里,枕頭和被子都染上了寒氣,「冰」醒了白居易。

他抬頭看窗戶格外明亮,厚厚的雪反映著月光,更加明亮。

古人沒有視訊,也沒有朋友圈分享,只能猜測:可能下雪了吧!

每每讀到這首詩,就像回到了小時候,那個看雪的自己。

沒有孩子不喜歡雪。

夜里,知道下雪了,好奇的我們只能躺在被窩里不能出去。畢竟半夜開門去看雪,長輩們也不會允許。

夜太靜謐,按捺著激動的心,一個人裹著棉被靜靜聽著雪,看著窗子縫隙里飄揚的雪,美極了!

雪兒啊,別停呀,天一亮,我要第一個沖出去。

小時候,雪于我們,是一種期待,那是冬天最大的驚喜。

一場悄然而至的雪,猶如一個乍見相歡的朋友,就能讓我們快樂好久。

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白居易沒睡著,夜深了,雪越積越厚,落在竹子上,竹子也被折斷了。

「知雪重」是感覺,「折竹聲」是聽覺。

世人寫雪,多說雪似鵝毛,似柳絮。

東晉時期,才女謝道蘊這樣形容雪: 未若柳絮因風起。

而在白居易看來,雪是可以聽的。

不信,你細聽,是不是有竹子突然折斷,那是雪的杰作。

在夜里,白居易一定是聽了好久好久吧!

兩年前的冬天,他還在長安,因為在朝堂上,為遇刺身亡的宰相武元衡進言,他被貶到了江州。

從繁華的長安,來到偏遠的江州,從最初的不平、憤恨,到如今的釋然。

畢竟,憤恨在繼續,生活也要繼續。

他度過了許多孤獨的夜晚。

這是一個雪夜,蟲獸蟄伏,萬籟俱寂,耳邊不時傳來雪壓竹折之聲,愈顯雪夜的寂靜,也透露出一種孤寂感。

一個人靜靜地聽著雪,一個人承受著屬于自己的孤獨與寂寞。

下雪了,下雪了,有人歡喜,有人憂愁。

有人安居暖室,隔窗享受雪花飄零的閑適,就像《問劉十九》中的白居易,暖室如春,靜待友人,溫暖至極。

有人獨臥衾枕,瑟瑟發抖靜聽雪落的孤獨,就像《夜雪》中的白居易,枕冰衾冷,孤獨聽雪,冰冷至極。

同樣是夜雪,于白居易來說,《問劉十九》是溫暖的結果,而《夜雪》則是獨自忍受孤獨的過程。

像極了人生,別人只看結果,而自己獨撐過程。日子不會一直這麼好,但總有驚喜。

一樣的雪,帶給人百樣的感受。

就如同《夜雪》,有人從中看見小時候盼雪的美好,有人從中看到夜里的孤寂。

沒有誰的一生,溫暖如春,沒有誰的一生,總是風霜滿面。

只愿人生在雪夜中,也有聽雪的閑適心情,就像小時候一樣。

只愿人生總有一些溫暖,在寒冷天與你不期而遇!